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单页 > 正文

    【重磅】这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

    2018-06-16 09:28:25    来源:莫言 星火财经记者联盟    浏览:79    回复:0    点赞:0

    莫言 星火财经记者联盟 

    陈丹青是何人?

    一个曾破天荒以0分考入中央美院,

    后被清华特聘,却选择高调请辞的“老炮儿”;

    一个站在时代对立面,

    毕生对中国教育建言的知识分子;

    一个不媚上、不欺下,

    看上去斯文尔雅、毫不油腻的中年人;

    一个作为国际知名的艺术家,把中国看透了,

    功成名就之后,决心给公众说点什么的聪明人。

    离开清华,他临走时丢下一句:

    “这一套若不变,我此生不会参与教育”!

    他也曾一针见血地指出,某些教育口 guan 员,除了一层层向上负责,对青年、对学问、对教育、对社会,谁有大担当?

    语气之间不乏尖锋利芒,甘冒天下之大不韪。

    而这,不过是他无数次轰然开炮中的一束烟尘罢了。

    无所畏惧、四处开炮的陈丹青,他所传达的,正是文人之正气,学者之傲骨!

    如同过去几十年所做的那样,怼天怼地怼社会。

    他不是随便说说,也没有高摆通天的道理和哲学,他在节目里所表达的,两个字,真相!

    他说,我只是一个暂时还没学会说假话的人。

    1953年,陈丹青出生在上海一个书香家庭里。

    父亲是典型的知识分子,因酷爱文天祥,便把“留取丹心照汗青”的信念寄寓于儿子的名字里。

    初中毕业,那是的他还只是个16岁的孩子,便遭遇了重大的家庭变故。因为文革,父亲被打成了“右派”,而他也被流放到了农村。

    在农村插队的日子是煎熬的。

    这种煎熬并非农活所带来的身体上的痛苦,对于从小就爱看书的陈丹青来说,无书可读而产生的内心的折磨更让他难以忍受。

    日复一日的虚空,让他的内心逐渐枯竭。堕落与绝望的边缘,是火柴盒拯救了他。

    在小小的火柴盒上画画,成了他最后的挣扎。

    而这一画,便是1000多个日日夜夜。

    到了1973年,他硬是画出了《边防线上》等多本连环画。

    《边防线上》片段

    对于一个正青春的热血青年来说,怎能满足于在火柴盒上作画呢?

    又过了三年,此时已被调到省里油画创作班的陈丹青,终于盼来了改变命运的机会,南京商业局录取了这个小伙子。

    然而就在入职前一天,他却被一个关系户顶替了。

    22岁的陈丹青心里很是不甘,一声叹息之后,他朝着天,竖起了中指。

    曾经他以为,只要够努力,自然可以改变命运,然而现实却给他狠狠上了一课。那时起,他的血液里就被注入了独立与叛逆的成分:

    我命由我不由天!

    年轻的陈丹青,把全部精力注入在了画笔里,包含他全部的愤怒与不甘。

    画画为他的生活注入了饱满而肆意的生命力。

    1976年陈丹青首次进藏,便拿出了大型油画《泪水洒满丰收田》和《进军西藏》。

    这次放开手脚的他,才华展露无遗。

    《泪水洒满丰收田》与《进军西藏》

    1978年,全国恢复高考,他成功考入了中央美院油画系研究生班。

    他的英语试卷上,一个大大的“0”赫然醒目。

    在“0”的下面,留有一行陈丹青龙飞凤舞的字:

    “我是知青,没上过学,不会英语”。

    这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哪知道,就因为这句话,从此他站到了中国教育体制的对立面。

    凭借非凡的绘画才华,中央美院还是接受了这个英语0分的小伙子。

    如同把河里的鱼儿丢进了海里,在更广阔的天地之间,陈丹青创作水平达到了巅峰。

    随后的1980年,陈丹青就拿出了让整个中国文艺界为之震动、蜚声海内外、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西藏组画》。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声明 本文来源:中小学教育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